24小時服務熱線:
0551-64384119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 合肥wwwk9hhhcom有限公司
  • 聯系電話:0551-64384119
  • QQ:562614440
  • 联系人:胡先生 13075503402
  • 地址:合肥市廬江開發區
行業新聞
稀土价格异常逆袭飙升:私矿被查 贸易商囤货
作者:合肥wwwk9hhhcom有限公司  日期:2014-10-29  來源:  點擊:
  • (每日经济新闻实习记者 周洲)上半年稀土市场低迷,价格和销量均大降。在缺乏需求支撑的情况下,近期稀土价格却逆势上涨,包钢稀土和五矿稀土股价上周曾接连涨停。

      “這一輪稀土價格漲得沒道理。”百川資訊稀土分析師杜帥兵對記者表示。

      除了包鋼稀土再提價、五礦收镝之外,業內人士表示,贛州整治稀土行業、貿易商借機囤貨拉價也是此輪稀土價漲的原因。

      據悉,五礦稀土(贛州)有限公司旗下的稀土冶煉分離廠全資子公司贛縣紅金稀土有限公司亦涉及使用私礦,自6月下旬以來已被暫停生産。記者就上述問題向中國五礦集團求證,五礦人士表示對此事不知情。

      稀土價格反常飙升

      今年初以來,稀土價格一直低迷,價格已跌回2011年暴漲前的水平。然而,龍頭企業包鋼稀土等近期卻逆市提價。

      廈門鎢業、中色股份的上半年業績公告均顯示,上半年稀土市場低迷,價格和銷量均大降。

      7月11日,廈門鎢業發布上半年業績公告,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淨利潤爲7117.57萬元,同比下降77.69%。其中,稀土産品今年上半年繼續低迷,銷售價格及銷售量同比出現大幅下降,導致下屬公司福建省長汀金龍稀土有限公司因經營虧損及計提存貨准備虧損1.09億元。中色股份則預計,上半年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盈利在1391.36萬元-3478.39萬元,比上年同期下降50%-80%。

      市場低迷,又逢傳統銷售淡季,龍頭企業卻開始提價救市了7月11日,包鋼稀土將金屬镨钕噸價提至36.5萬元,而6月初價格僅爲31萬元,6月底爲34萬元。

      此外,自6月20日开始,一些稀土品种价格也在逐渐攀升。轻稀土代表氧化镨钕涨12%,中重稀土代表氧化镝涨30%。据百川资讯提供的数据,截至7月12日,氧化镨钕市场含税价为28.5万-29.5万元/吨,吨价比前一日涨了5000元;金属镨钕为38万-38.5万元/吨,吨价比前一日涨 1.5万元;氧化铽为3200-3400元/公斤,每公斤比前一日涨了400元。

      五礦旗下分離廠被查

      接受記者采訪的人士認爲,此輪稀土價漲是由于贛州全面打擊私礦、稀土貿易商囤貨不出所致。

      6月,江西贛州市礦管局直屬分局配合安監部門對轄區內非煤礦山企業進行了專項檢查,對稀土私礦進行全面打擊,多家私礦庫存被查封。記者從贛州一些稀土企業處得知,五礦稀土旗下的贛縣紅金稀土有限公司因使用私礦,暫被叫停。

      赣县红金稀土是当地重要的稀土分离企业。2008年,五矿集团旗下五矿有色金属股份有限公司联合赣县红金稀土有限公司和定南大华新材料资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五矿稀土 (赣州)股份有限公司,赣县红金稀土和定南大华新材料被纳入五矿稀土旗下。

      這是央企爭奪南方稀土版圖的布局。央企基本是在2008年稀土價格開始上漲之後,才意識到要爭奪南方稀土,但多與當地分離企業合作,從分離冶煉環節介入。

      五礦稀土(贛州)公司本部無生産能力,一般通過貿易采購方式實現銷量。當地一位稀土應用材料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利益集團之間有博弈。礦源在贛州稀土礦業公司手中,肯定是先喂飽自家企業。其他分離廠被卡著脖子,都吃不飽。”

      “從正規渠道分得的礦源根本不夠,分離廠只好從別的渠道拿私礦。”上述企業負責人說,“贛州紅金稀土在這次整治中被抓了個正著,6月底暫停生産。”

      記者就上述問題向中國五礦集團求證,五礦人士表示對此事不知情。

      分离厂吃不饱 贸易商囤货

      多家稀土分離廠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企業獲得的指令性生産計劃指標跟企業産能不匹配。以贛縣紅金稀土有限公司爲例,今年1月15日,工業和信息化部下達了2013年第一批稀土指令性生産計劃通知,贛縣紅金稀土公司獲得今年第一批指令性指標835噸,定南大華新材料公司獲得600噸。一般第一批配額相當于全年配額的一半。

      兩家稀土企業産能合計9000噸/年,其中贛縣紅金爲4600噸/年,定南大華爲4400噸/年。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兩家企業分離産量達7000噸,産能利用率近80%;2011年,産能利用率不到50%,2012年實際産量爲2194噸,産能利用率降至20%。按照今年指標計算,五礦贛州兩家稀土分離廠的産能利用率也只有30%多。

      “在這種情況下,分離廠爲了保證效益,會去找私礦。”一位分離企業負責人說,但現在國家打擊私礦力度很大,部分分離廠只好餓著肚子。這位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表示,以他們企業爲例,正規礦源只夠以往正常開工量的一半。

      在國家對私礦的打擊下,一些企業遭到整治停産。貿易商卻利用了這個機會。業內人士表示,很多贛州的稀土貿易商目前不出貨,囤貨待價漲。

      “稀土價格已經低到了一定程度,分離廠都在虧損,價格一直在底部區間,稀土企業和貿易商需要刺激大家,市場太需要刺激因素讓價格飛一會兒了,雖然這種做法有違秩序。”上述企業負責人說。

      但杜帥兵對後市並不看好:“這種做法到底能持續多久?歐洲馬上進入暑休,采購將更加低迷。”缺乏需求支撐的稀土價格,在各種人爲刺激後,恐將繼續低迷。